大风中的心路历程,杨浦FL初体验

大风中的心路历程,杨浦FL初体验

XL之前风大的时候尝试过预约推油,还好是比较靠谱的店,在会所附近租出租房或者小旅馆,但总体服务大不如前。
       控江路X都(KB店)很早就偷偷摸摸开业了,大概是最早开门的一批会所,从开始只做熟客带到隔壁楼做,到现在直接店里做,挺佩服这个老板的。说起X都,之前在论坛可以说常年被黑垃圾店,3块的费用,加上大部分JS年纪偏大,只有喜欢FW系的老客户钟情。XL在那边有不止一个TD经历,当然是发了红包的。XL还有一个认识大半年的JS,自从做朋友之后再没去店里找过她,经历了数次约会,去过几次她租的小房间,只KISS了一次,出门也总是看她买单,在之前风大的日子里第一次和她在外开房了。事后一早她就走了,微信上还跟我要钱,我其实真不想给,那天吃饭开房我已经花了不少,昨晚看她买衣服时微信钱包里还四千多,就说送礼物可以但不会给钱,她也看不上什么东西,事先都没讲好价钱,就说都过去了就算了。从那之后XL颓废了好一阵,想起和她之前的一夜温存,又觉得既然都要钱,也不用讲什么感情,还不如找小X。临近元旦,XL发现微信上都约不出来,各有各的理由,反正就是嫌我穷,更不想去会所再高消费了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平凉地区附近我还算比较熟,之前有线下优惠活动时跑来跑去,路过波阳路那边的老房子,发现那边FL开门了,大晚上还有男的开摩托成群结队去那。便萌生了一个想法,真是万万没想到,自己也有这么一天,之前还觉得哥们在大学期间去FL的很LOW。现在我囊中羞涩,像一个新司机一样,在那种店附近转悠,想要鼓足勇气进去。还是不行,又走到隆昌路上一家FL附近,店里就一个人,结果一个骑电动车的胖哥哥在我观察时进去了,跟他上楼的那位直接把店门锁了。

      这下我仿佛有了勇气,回到波阳路,在门口又犹豫了一阵,看到骑车的老大爷准备进去,头脑一热,不管了,年轻人还抢不过老爷叔吗。我抢先一步进去了,里面小X们望着带口罩的我,我尴尬的问“多少钱?”,“150”,然后环视四周,就一个年纪轻的卖相不错,就决定是她了。跟她上了最高层的阁楼,还要爬特别陡的梯子,这环境比会所差好几个档。我刚开始脱外套,对方真是神速,脱得只剩短袜了,我解释自己头一回,她说常来就熟悉了。然后像模像样介绍这边一P是30分钟,倒不是直入主题,先让我躺下,我问这褥子会不会不干净,她说做一个就换的,我将信将疑躺上去了,前戏只有KJ和舔RT,我看她挺漂亮的,聊了聊得知她是哈尔滨人。她自称这里年纪最轻的,我问她做不做BY,她说其他人都做,就她不做。我问为什么,她说自己在这一天能挣一千,BY第二天身体吃不消没法挣钱,她是这边红牌每天要接很多客,但如果拿钱砸她也是可以BY。我的天,懂经济学的小X就是不一样,FL讲究的就是短平快,以数量取胜,我真心不觉得她比某些会所红牌挣得少。
      在那间小阁楼里,这环境让我真不太舒服,中间换了个套,她说我自带的durex不够润滑像是假货,我头P一般时间不长,但这回足足做了差不多一刻钟才出,她还嫌累不肯骑乘位。以前在便利店货架上见过的润滑液,我也头一回见人用,比较弄到后面小X也很辛苦,发出的呻吟完全没一点享受的感觉了。完事后下楼时,二楼一个又肥又丑的开门问她,还有头孢吗,给我两粒。原来都要靠吃消炎药度日吗?我回去第一件事就是用杀菌漱口水冲洗下体,感觉以后不敢去FL了,之后我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。
      这次的心路历程真是充满波折。新的一年,告诫自己努力赚钱,别去那种150的场所了,而且现在还算有风,不算太安全。